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

持续白菜价约稿。文/漫画分镜脚本/剧本。什么都写,给钱就行。
不是个好灵魂。
请善用归档功能。【一定要善用归档啊】为我的黑历史道歉。
每天都在掉粉。
让我来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崽带手机来学校嘿嘿嘿

©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 | Powered by LOFTER

【8.11班con无料】《老航猫和他的朋友们》

沙雕猫猫文,真的很傻……。

如果有后续会是米班,我先打个tag,不要打我(。)


1.

老航猫是猫咪咖啡馆的招牌布偶猫。

老航其实不叫老航,这算是他的绰号。店主人叫他“洛朗”,这大概就是他原本的名字。面对客人的时候呢,他自称“露露”,然而这个名字总是被的猫嫌弃娘。

“有吗?没有吧!”老航挺胸抬头,把毛绒绒的下巴昂得老高,“多么帅气的名字!Magical!”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阿比西尼亚猫努诺瘫在空调扇前面,额头上的毛被吹出一道道抬头纹,看上去生无可恋,“我不懂他们为什么坚持叫我‘妞妞’,而梅尔瓦也还确实没有弯……”

“别在意这么多嘛努诺。”老航拿爪子啪啪地拍着努诺的后脖子,“姑娘们喜欢就好嘛。她们喜欢,就会给我们买罐头和小鱼干。”

努诺抬头瞥了一眼老航丰满的、被软软的长毛覆盖的前胸,默默地往后挪了挪脑袋将自己移出老航高耸的胸脯造成的阴影区,继而又瞥了一眼他的肚子:“我觉得你应该控制自己对罐头和小鱼干的欲望了,老航。”

“不不,我不胖,我只是毛绒绒的。”

“不要再自欺欺猫了,你已经快要比隔壁的挪威森林橘猫马克还要重了。”

 

2.

作为一只行走的两万块,老航猫的生活很好地诠释着“精致”这个信条。

对于一只生活在猫咖的猫咪来说,精致的生活需要依赖顾客的青睐,而赢得顾客青睐的必要条件则是一张精致的脸,一身精致的毛,以及一副精致的嗓子。显然,这几样老航都不缺,每天早上他都会对着镜子把自己重点色的长毛舔得顺滑蓬松、用爪子洗上十五分钟脸,再让助理——猫咖里打工的大姐姐——给他戴上黑色蕾丝小领花,随后才缓缓地竖着大尾巴昂首挺胸缓步走进营业区,接受一众两脚兽“是露露!” “好可爱!” “看起来好软哦,想揉……”的欢呼,以及一双双迫不及待伸过来的手。

“喵~”别着急,我会在这儿待到很晚哦。

他往小圆桌上一坐,尾巴圈着前爪,矜持端庄地咪了一声。于是两脚兽们自觉地排成一条长队,手里拿着手机单反逗猫棒小鱼干,表情失控两眼放光。

“哦,露露,露露……”一位打扮入时的两脚兽捧着手机,一脸陷入爱河的模样,刚才在她试图和老航合影的时候老航十分亲昵且配合地把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这个突然的动作让两脚兽没控制好表情把自己拍得有点丑,屏幕里的老航倒是十分靓丽),“我的乖猫咪,你平时都喜欢些什么呀?”

“喵——”喜欢好吃的!妙鲜包!猫饼干!罐头!小鱼干!

“老航就是这么变胖的。”空调扇前的努诺和梅尔瓦咬着耳朵,梅尔瓦点头赞同。

然而对猫咖店主来讲,比老航变胖更重要的是他为猫咖带来的收入——反正等他圆到自己也看不下去的时候会哀嚎着减肥的。为了表彰老航对猫咖猫零食销量做出的贡献,店主给老航换了高档的洗浴用品,还添置了黑色蕾丝小马甲和黑色蕾丝小手袖。

“这马甲根本遮不住胸啊。”

“胸前的扣子是老航自己咬掉的。”

“……哦。”

不过有些时候,精致的生活习惯也会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问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和他共用一瓶喷雾的蓝猫达米恩就不会有如下这样的烦恼——实际上任何一只猫都不会,但精致老航就是会为这么一丁点“关乎面子”的小事而颓丧地在猫窝里瘫成一张生无可恋的猫饼。

“老航怎么了?窝在角落里看起来慌得一比。”

“据说是去参赛回来过海关的时候弄掉了猫毛保湿喷雾,没有喷过毛不敢出来见客了。”

“……哦。”

 

3.

美妙的星期一早晨,老航猫照例睡到日上三竿,梳洗打扮后慢慢悠悠地晃悠到营业区域打卡上班。

“嘿,老航。”梅托——那只长得挺结实的加拿大无毛猫——甩了甩尾巴跟他打招呼,“你看到那只新来的猫了吗?”

“有新人?还没有,怎么了?”

“哦,没事,只不过客人们好像都挺喜欢他的,那些女孩子们一直在讨论新来的猫的眼妆,尤其是眼线,据说相当有个性,老板有拿他当新的招牌猫的打算。”

“哈?”老航猫皱起了眉头。虽然嘴上不会说,但是显而易见地,在他的意识里,怎么会有别的猫拥有比他更好看的眼妆呢?他露露班才是猫咖里最闪亮的猫咪!骄傲的老航猫眼睛一转,尾巴一甩决定去会会那个新来的。

梅托用尾巴尖给他指了方向。眼线猫——那只新来的——正蹲在桌子上背对着他们专心致志地舔爪子,骨架偏小,看着却不怎么瘦(尤其是后半截),短毛,后背有点灰扑扑的,有一对黑耳朵和一条更黑的尾巴。

这算什么生硬的重点色!老航猫愤愤不平地想。这还能成为新的招牌猫吗?他纵身跳上桌子,在眼线猫身后站定,四脚踩在一条直线上拗了个矜傲无比的造型:“喂。”

眼线猫茫然地回过头来:“喵?”

“——喵嗷嗷嗷嗷嗷嗷!!!”

刷拉刷拉咯吱咯吱咔哒咔哒咚!这是老航猫用爪子在桌子边挣扎了一秒然后掉到地上的声音。

“妈呀!!!你你你你是刚刚挖煤回来的吗?!”

“……哈?”眼线猫的眉毛挑得老高。他的确有个性十足的眼妆——不,不止是眼睛,他的整张脸都呈现出一种放射渐变的海豹色,鼻吻周围的毛色更是深得和黑色没什么两样……还真有点像挖煤的。

“老航没见过暹罗猫。可怜。”努诺伸出爪子把空调扇开大了一档,“不过他适应能力向来很强。”

“不一定。”梅尔瓦打了个哈欠,“事关他的毛,他可能会疯。”

“早上好?米开朗基罗·勒孔特,新来的——”

“不不不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不要把煤灰蹭在我的毛上啊啊啊啊啊啊——”

 

4.

理解“暹罗猫”这个存在花了老航猫两个小时。

他躲在猫抓柱后头探头探脑,对面的纸箱里米开来和弗洛朗玩得相当投机。在反复确认过弗洛朗的橘色毛皮没有被“煤灰”染黑后,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米开来的花色可能本来就是那么长的。对于自己先前的冒犯他感到有些懊悔,幸运的是他很快就等到了缓和两猫关系的机会。

这天下午洛朗吃完午饭走进营业区,看见努诺和达米恩正在和两脚兽们玩球。两只热爱运动的猫咪跟着球满屋子乱飞,他们在上面飞,米开来在下面看。老航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叼起两脚兽送的小鱼干趴到了米开来的旁边。

“你不去玩吗?”他问,用鼻子把两条小鱼干推到米开来面前。

“不,我对运动没什么兴趣,我只是喜欢看他们玩球。”

“好巧,我也喜欢看别人玩球,运动真的蛮累的……努诺冲啊!咬住它!!!”

“差一点!上啊!——喔,这个鱼干好好吃。”

“是在巴黎的免税店里买的,超级适合在看球的时候吃。还要更多吗?”

“啊谢谢——加速!!上啊达米恩!!!”

 

5.

“店主!不好啦!我们的两只招牌猫洛朗和米开来都胖成球啦!!!”


评论 ( 3 )
热度 ( 38 )